当前位置:首页?>?公子ag亚洲游戏|官方网站 > 四一章

四一章

????

????“咚咚咚。”

????客气的三声叩门声后,计蒙径直推门而入。

????吱呀一声,三分尘埃落地,映入眼中的院子有些荒芜,而后便是从屋内走出的男子,相貌乏味可陈,神意外的平静。

????“你知道我要来?站在这里等我?”

????对方颔首,镇静回答:“我并不知道你会来。”

????向四周看了看,计蒙颇有些玩味的勾唇:“这里只有你一个人?”

????“是……”

????计蒙走上前,拉起对方的衣袖,柔软的布料极其顺滑,隐隐泛着光泽,他冷笑:“这样的布料,不该是祁山上有的吧。”

????抽回自己的袖口,对方仍是那般惹人厌的冷淡模样,淡淡道:“那又如何?”

????话未说完,衣领已经骤然被计蒙提了起来。

????微微眯起眼睛,黑芒在计蒙的眼瞳中一闪而逝,唇角勾起的笑容很是危险:“如不如何那是你的事!我懒得管你潜入祁山接近苏婉之到底是什么原因,但是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衣领勒住颈脖,转瞬呼吸不畅,谢宇的脸色也被憋得涨红。

????计蒙未曾发现,他的后一个鬼魅般的影正接近,谢宇闭眸,手指在侧摇了摇,黑影见状,不甘不愿的退后。

????狠狠松开手,计蒙的目光依旧紧锁谢宇。

????踉跄了两步,才靠着房梁堪堪站稳,谢宇一手撑着房梁,一手按住口剧烈的咳嗽起来。

????计蒙冷眼看着谢宇,直到对方停止咳嗽才冷冷道:“你现在跟我去杂役房,我会找人看着你,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呆半个月,半个月自会有人压着你下山。”

????转走了两步,发现谢宇并没有跟上,计蒙刚想怒喝便听见谢宇开口说话。

????“为什么要我下山?”声音清冷低哑,很是悦耳,和那副长相实在不配。

????斜睨谢宇,计蒙毫不犹豫回答:“我不会把任何一个不知背景不知目的的危险人士留在祁山,不论你是谁。”

????明明是弱势,但谢宇却丝毫没有被计蒙压制住的感觉,背脊直,口气仍是不卑不亢:“如果我说我不会做任何有害祁山的事呢?”

????“那你留在祁山到底是何目的?”计蒙脱口问。

????忽然灵光一闪又道:“你莫不是为了苏婉之?”

????闻言,直到方才还气势凌然的谢宇垂下睫,轻叹了一口气,嘴唇微抿,回答:“或许,算是吧。”

????计蒙刚想笑,脑中突闪过一个画面,走前一步,近谢宇,语气古怪道:“你难道叫做……姬恪?”

????谢宇眸光一变,一瞬间涌起了杀意。

????计蒙压根没有来得及从姬姓联想到北周皇室,先想起的却是那晚少女恍惚的神,和那句咬牙切齿几乎用尽全力吼出的话。

????倘若眼前人是姬恪,那么他必然狠狠伤害过苏婉之,不若如此,苏婉之也不会对他这么恨之入骨。

????那一口咬得的确是锥心刺骨。

????念头一动,计蒙再次拎起谢宇的领口,挑眉恶狠狠道:“如果你叫姬恪,我就更不会让你接近苏婉之。”

????“你……知道?”

????谢宇的神霎时茫然,落在计蒙眼中,却是万分的可恶。

????你让人家姑娘在睡梦里都难以忘却对你的恨意,自己却还敢是这种茫然的神!

????对苏婉之的那点点心疼骤然放大,计蒙想也没想,一拳挥下去,砸在了谢宇的口。

????“这当是给你的教训。”

????到底看对方丝毫武功都不会,计蒙还是留手,最多只用了六成的力。

????但他没料到,那一拳下去,谢宇只来得及闷哼了一声,就直接被砸得跌坐在地上,深深弯着腰,半晌直不起,看模样是极痛。

????计蒙教训过不知多少次不听话的弟子,这个分寸还是有的,正常成年男子被打这么一拳,最多就是觉得口闷疼一下就过了,怎么会夸张到这种程度。

????他只当谢宇是在装模作样,抱冷冷看了谢宇一会,发现他还是那个模样,一动不动。

????走近一步,用手推了推谢宇。

????谢宇被推得子侧向一边,计蒙才乍然看见谢宇唇畔溢出的血丝和他深深咬唇紧皱眉头的面容。

????不像是装的。

????二话不说,计蒙手指搭上谢宇的脉,眉头轻拧。

????这家伙的体怎么这么虚,看苏婉之方才还担心他的模样,要是被自己这一拳打出了什么事,会不会很难交代……

????这样碍手碍脚的做事,真头疼……

????******************************************************************************

????膳房的工作显然比在后山扫地来得轻松的多,苏婉之的工作起初就是坐在一边洗洗菜,准备准备做饭的材料,半天后,膳房的管事师兄发现了苏婉之的另外一项天赋——杀鸡。

????祁山是个相对简单的世界,人人的思虑都比较简单,毕竟能长成大师兄计蒙那样的也是少数……也因此从山下买来的小鸡仔如今养大了要宰杀了,当初膳房里养鸡的一干厨娘等都有些不忍心,但鸡养大了总不能放那等它寿终正寝,杀鸡的工作就变成了一项很艰巨的任务,往常每都能瞧见斑驳带血叫声凄厉的肥鸡和抄着菜刀漫山遍野跑的杀鸡人。

????苏婉之却没有这个概念,跟着苏慎言混到大,什么恶心的东西没见过,夺过菜刀,握住鸡脖子,手起刀落,干净利落。

????顿时,苏婉之就上升到了膳房救星的位置。

????整天啥也不用做,就呆在一边,抓两个鸡脖子咔嚓咔嚓,就结束了所有的任务。

????简单是简单,一开始苏婉之还能当做发泄,久了看着那些呆呆举爪到处乱跑的小鸡,也觉得自己甚是罪孽,简直就是个刽子手。

????说起来也是空闲时间一多,人就容易胡思乱想。

????苏婉之一天工作结束,不住又想起了谢宇,听计蒙的话苏婉之和苏星这几天都没有再去看谢宇,也不知道谢宇现在吃住如何。

????晚饭的时候,苏星一边端饭也一边问苏婉之:“小姐,大师兄不让我们去送饭,那我还能去学画吗?”

????“我也不知道。”撮合苏星和谢宇的念头又浮现进了苏婉之的脑袋里,她忍不住问苏星:“苏星,你老实回答小姐,你对那个谢宇到底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

????苏星抽了抽嘴角:“小姐,我上回都说了,我不喜欢这样的男子……”念头一转,苏星忽然道,“小姐,你三番两次问我这个问题,不会是你自己动心了不好意思说,想借我给你自己找个理由吧……”

????苏婉之拍桌:“小姐我是这么无耻的人么?”

????默默扭过头,苏星继续摆盘子。

????小姐,你无耻了很多回了……

????但不论如何,苏婉之总觉得有些惴惴不安。

????踌躇了两,还是去找了计蒙。

????计蒙听到她的问话,眼也不眨回答的很快:“他很好,衣食住行我都不会短了他的,你不用担心,也不用去看了。”

????怀疑的看了计蒙一眼,苏婉之反问:“真的?”

????“真的。”计蒙眼神真诚,连眸都未曾移开一下。

????苏婉之一把推开计蒙,朝着苏慎言的院子走去,计蒙形一动拦住苏婉之,揉了揉眉心,语气放柔:“都说了不让你去,为什么不听话?”

????“计蒙大师兄,你没发现你每次说谎的时候表都格外的诚恳……”苏婉之很不给面子道。

????计蒙颇尴尬的捋了一下额发,道:“有这么明显?”

????“好了,现在可以让我去看了么?你不会饿了他好几天才不让我知道吧。”

????“等等……”

????“嗯?”苏婉之转头看向计蒙。

????计蒙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他不在那个院子里……”

????“那在哪?”

????“……在祁山的医馆里……”

????******************************************************************************

????祁山医馆。

????苏婉之赶到的时候,谢宇还在沉睡,上覆着薄裘,静静平躺,双眸紧闭,不知是不是错觉,脸色更甚一的白。

????她刚想说话,就被在一旁看护的冯大夫喝止住。

????“这位公子喝了药刚睡,别吵醒他。”

????又看了谢宇一眼,苏婉之示意冯大夫出来,同时拖着计蒙的衣服出了房间。

????方才还神色平静的冯大夫见状,不大为骇然,他在祁山呆了也有好些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对这位管事的大师兄计蒙如此不客气,而计蒙居然也并不生气,只是无奈笑笑,就任由苏婉之把他拖出去。

????出了房间,苏婉之迫不及待的问大夫:“冯大夫,他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事?”

????说这话的时候苏婉之的手还扯在计蒙的衣服上。

????冯大夫强迫自己把视线从苏婉之的手上移开,勉强找回自己引以为傲的医德,正经道:“这位公子看样子很可能是有宿疾在,虽然无大碍,但是调养不利,他自己本又不怎么惜自己的体,难免就显得弱了些,此次受伤牵动旧疾,看起来也就显得严重。不过,只好好好养,不去做些过分劳的事,调养个两三年也就能常人差不多了。但是,如果再这么费心劳力下去,只怕会折了寿命。”

????他刻意弱化了受伤的存在感,苏婉之却一下子抓住关键词:“受伤?”

????计蒙转眸,递了一个眼神过去。

????冯大夫从善如流摸了两把自己的山羊胡,道:“咳咳……小伤小伤,过些子就好了。额,大夫我还有个病人要看,就先走了。”

????说着,脚底抹油,溜之。

????苏婉之面无表瞥向计蒙,声音淡淡:“大师兄,你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动手了?”

????“我只是……打了他一拳。”

????“为什么打?你就因为看他不顺眼就可以随便动手打人?更何况对方还是个根本不会武功之人!”苏婉之抬手怒指计蒙。

????计蒙苦笑,有种有口难言的感觉。

????解释说是因为苏婉之,苏婉之只怕未必会信,而且,不论理智感上计蒙都不想让苏婉之知道那个躺着的书生谢宇可能是苏婉之惦记的某个人,权衡之下,还不如干脆解释。

????手指几乎指上计蒙的鼻梁,苏婉之又蓦然收回了手。

????刚才的怒气似乎被她自己一点点敛起,她转朝着医馆走,再也不看计蒙,只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计蒙,我很失望。”

????……你说会照顾到谢宇,可是你食言了。

????但只这一句轻飘飘的话,像是哽在计蒙喉头的刺,噎得他说不出的抑郁。

????我是为你好!里面躺着的那个才该是混蛋!谁知道他弱成那样!

????上前一步,拖住苏婉之的胳膊,计蒙豁出去的想,他干嘛要为了别人的事委屈自己,向来只有他冤枉人把人整的嗷嗷叫,何曾有人敢冤枉过他。

????“那个谢……”

????计蒙的话还未说完,前面的苏婉之反手就狠狠给了计蒙一拳,十成十的力,毫无保留直击在计蒙的腹部

????。

????捂着疼痛的腹部,一滴冷汗顺着额角滴下,计蒙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虐神马,一个都不放过……

????顺便放大师兄的真相!这玩意它的确就叫做计蒙……嘿嘿嘿嘿

????【计蒙:呜呜,我又不是故意想揍人的,之之,干嘛打我啊。】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

看网友对四一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