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公子ag亚洲游戏|官方网站 > 五三章

五三章

????和其徐聊完,苏婉之孤回往屋内,躺下后更加睡不着。

????姬恪不在明都,竟然就在据此不远的黑风寨,那她想去找姬恪,远不用跑到明都……在知道离得不远,甚至可以说近在咫尺的时候,苏婉之忽然有些茫然。

????天亮时才蒙蒙睡去,祁山上几乎一切都已经筹备妥当,嫁衣也被一点点展平摆在了苏婉之的屋子里。

????火红的衣裙有一瞬间的刺目,让苏婉之片刻恍惚。

????旋即一笑,在镜前换过嫁衣,只是民间置购,自比不得那王萧月所穿华贵,但手工细致,倒也合,红艳的裙裾把她也衬托的面色红润,宛如一个真的羞新嫁娘。

????她问苏星:“好看么?”

????苏星张口想说好看,可话到嘴边,又有些说不出口。

????倒是有人先一步接话:“很好看。”

????计蒙不知何时又来了,脸色略显得有些苍白,手臂上还缠了绷带。

????“你手臂上……受伤了?是谁?”苏婉之不由惊道。

????昨晚她见计蒙时还是好好的,怎么一夜的功夫就受伤了?

????“只是昨晚巡夜发现有人潜入祁山,捉人时不幸被伤而已,无妨大碍。”

????昨晚,潜入……

????苏婉之心中一顿,该不会这么巧吧……

????“人捉到了?”

????“嗯,就关在后山的石牢里。”

????“你的伤……明天……”

????计蒙摇摇头,挑眉笑:“这点小伤你当我会在乎?不会影响到明的。”

????望着苏婉之若有所思的神,计蒙压下心里的疑虑。

????待计蒙走后,苏婉之方换下嫁衣。

????心头却总有些不安,扫了后山这么久,后山的石牢她自然也认得,山上弟子犯错一向是送去惩戒室,只有外来人被捉才会送到石牢,故而石牢内常年是无人的,管束也少了很多。

????大约昨晚才关进人,苏婉之远远看见石牢原本无一人的门口此时站了两个弟子。

????不想被人发现,她深吸一口气,足下如风,形飞快闪过,两名弟子只觉眼前一花,随即后颈被劈,再无神智。

????推开石牢的门,苏婉之摸出火折子点燃牢壁的油灯。

????一间间空牢看去,终于走到最末的位置,有人地垂头而坐,听见响声猛然抬头。

????居然还真的是其徐。

????他显然也受了不小的伤,灯光映下来,地上有暗红的血迹。

????苏婉之和其徐接触不多,只知道他是姬恪的护卫,武功不弱,对姬恪忠心不二。

????“苏小姐……”其徐形晃了晃,竟然站起来了。

????苏婉之略退了退,心思在脑中飞快转动,半晌,她动唇:“我可以放你出去,带我去找姬恪。”

????其徐的眼睛蓦然一亮:“苏小姐,你答应了?”

????冷哼一声,苏婉之露出几分讥诮:“你想太多了,我昨晚说的话你还记得么?”

????沉默回思,其徐试探问:“是苏小姐想听公子亲口说?”

????用从看守弟子上取下的钥匙打开石牢的门,苏婉之的神更冷:“不是那句,是‘如果不小心被我找到了,说不定在他病死之前我就忍不住一刀结果了他’这句。”

????虽然听苏婉之这么说,但其徐显然并不相信。

????昨晚的确是他大意了,他孤一人上山,被苏婉之拒绝了要求,心中又惦记姬恪的体,难免露出些行迹,本想夜深不会有人注意,未料被苏婉之那个大师兄发现,单论武力对方不见得是其徐的对手,可是连奔波劳,又因对方人多势众,他还是受伤被擒,本想等上的伤略好些便以武力破出去,没想苏婉之会来救他。

????苏婉之既然肯救他,那必不会看着公子去死,这么想,其徐心头压着的大石也轻了几分。

????跟在苏婉之后,走得都是僻静小路,一路都未遇见祁山弟子。

????其徐彻底放下心,一边调息一边跟在苏婉之。

????突然,苏婉之顿住脚步。

????其徐也随之一顿,抬头正对上那位祁山大师兄计蒙的眼睛,几乎同时,他微微弓腰,神色戒备,目光锐利的死死盯着计蒙,蓄势待发。

????计蒙却只看着苏婉之,眼睛里流露出淡淡的失望。

????苏婉之不笨,一下子便明白,计蒙之前就对她有所怀疑,难怪那么简单的就告诉她关押的位置,此时她后还跟着其徐,几乎是坐实了罪名。

????明就是她和计蒙的婚期,被计蒙抓住这样的事,实在……

????一时间,三人都不曾开口。

????寂静无声中,只能听见偶尔风过拂动枝叶的声响。

????苏婉之动了动唇,终道:“我……”

????没想,计蒙此时也开了口:“你……”

????见状,苏婉之索道:“大师兄,你先说罢。”

????计蒙也不让,神色冷峻:“苏婉之,你其实想嫁的还是那个谢宇,而不是我罢。”声音也透出几分冷意,再不似之前的柔和关切,“看在师叔的面子上,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人我可以放过,但你必须现在乖乖回去待婚,我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明成亲照旧。如果你执意带此人下山,便做叛门,婚约作废,以后你也再不是祁山弟子,出了事,我也不会再若上次般去救你。”

????任谁看见自己的新婚妻子带着一个刚刚被捉住的陌生男子下山,都不会有什么好心,计蒙没有直接发火大打出手,已经很给面子了。

????闻言,其徐站不住了,忙开口:“苏小姐……”

????“闭嘴。”苏婉之蓦然一声断喝,止住了其徐的话。

????她垂眸,似乎在看着什么,又似乎在想什么,良久看向计蒙:“计蒙,现在让我下山,明一早我一定赶在婚期前赶回来成亲,这样可以么?”

????计蒙笑:“我凭什么信你?现在取消婚约还来得及,若等到明,你不回来话变成笑柄的可是我。”

????苏婉之上前一步,忽然握住计蒙的手。

????计蒙一惊,却甩脱不开苏婉之的手,苏婉之定定看着他,那双大大的眸子里竟然满满是诚恳,苏婉之的眸本就极亮,此时看在计蒙的眼中更有些刺眼。

????她说:“计蒙,我没有骗过你。”

????没有骗过,小事不论,但是大事从来没有骗过,甚至于当要和谢宇离开,她说的也完全是实话。

????计蒙的心不自觉地软了软。

????再一次,计蒙为自己的心软而感到无奈,几乎是不甘心的道:“明辰时,辰时之前,如果你没有赶回来,那我就当做你叛门。”

????“多谢!”苏婉之从方才就一直冷冰冰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了笑意,浅淡却让人如沐风。

????计蒙都忍不住别过头不再看。

????松开计蒙的手,苏婉之正待继续走。

????被松开的手让计蒙有一瞬的失落,不过一闪即逝,他面无表转准备回去。

????忽然,苏婉之快步跑到计蒙面前,张开双臂,抱了一下计蒙,又说了一遍:“谢谢。”

????这一声很轻,却带了几分哽咽的味道。

????计蒙一怔,苏婉之已经又放开他,逐渐跑远。

????微侧,看着苏婉之远去的背影,计蒙的眼睛里也像是蒙了一层夜雾。

????苏婉之走在前面,揉了揉眼睛。

????方才那一刻,计蒙无端让她想起了苏慎言,那个总是和她吵嘴却在危急关头,拼死护着她的哥哥。

????一瞬间,居然有想哭的冲动。

????眼看苏婉之还是带着他下山,其徐自然不会多言,只是斟酌想安慰两句:“苏小姐……”

????如果不是姬恪……连带着看其徐也不那么顺眼。

????用手臂狠狠抹了两下眼睛,苏婉之瞪了一眼其徐:“别说话,下山。”

????******************************************************************************

????祁山距离黑风寨实在不算远,苏婉之在山脚下驿站买了两匹马,丢给其徐一匹,又买了简单的绷带让其徐自行包扎,便让他带路。

????马蹄急踏,几声奔浪似的铁蹄声后,已奔出数里。

????其徐的骑术很好,自小路走亦十分平稳,苏婉之跟在他后片刻不停。

????约莫几个时辰后,两人已经到了黑风寨下,黑风寨的猎猎黑旗尚挂在山上,远看去一片黑影十分骇人。

????联想起自己在黑风寨的遭遇以及那个总是沉默扫地的莫忘师兄,苏婉之不觉也沉默了下来。

????沿途都有把守的兵士,其徐从怀中取出腰牌,一路畅通直到寨内。

????指着正中的一间亮着灯的屋宇,其徐微弯腰退后:“公子在房间里,苏小姐可以进去了。”

????他并没有入内的意思。

????苏婉之有些想笑,他就真的一点不担心自己对他家公子下手么?

????手触上门板,轻颤了一刻,随即再不犹豫,用力推开门。

????还是第一眼就看见了姬恪。

????半卧在榻上,面如纸白,鬓发微有凌乱,掩住半边面容,唯独唇瓣上染了血色,格外显眼。

????姬恪也看见了她,微微转过视线,乌润发丝倾斜,流泻到纯白亵衣上,另半侧的脸随之露出,暗淡无光的眸子无悲无喜,却在看见她的一刻显出几分讶色。

????那副容颜依旧俊美到无可挑剔,如同初见。

????只一眼就已足够让周围的物事为之褪色,徒留下那张无论从何角度都叫人心折的面庞。

????苏婉之依然觉得他好看,只是,不会再因为那张脸而心跳加快、怦然心动。

????敛去讶色,姬恪抿了抿薄唇,眼神变得温柔。

????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羸弱和沙哑,似乎还带着些低颤:“你来了?”

????只听声音苏婉之就知道,其徐说姬恪病重,不是假话。

????也是此时,她才留意到房间里弥漫着的浓重的药味和淡淡的血腥味,若有似无。房间里所有门窗紧闭,一点寒风也不曾入内。

????从怀里掏出匕首在掌中把玩,苏婉之根本不答姬恪的话,冷冷淡淡问:“谢宇是你?”

????似乎意料到苏婉之会问,姬恪轻轻点头,未曾否认,只是静静看着苏婉之,音若叹息般道:“是我。”

????苏婉之沉默了一刻。

????握紧匕首,锋刃指向姬恪,寒芒一闪:“如果有人杀了你亲生哥哥,软了你父母,还把你当猴耍欺骗了你两次,你会怎么样?”

????“大概会……杀了她……”

????不等姬恪说完,苏婉之道:“很好。”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

看网友对五三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