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公子ag亚洲游戏|官方网站 > 五六章

五六章

????颓然的放下手,肩胛处的伤口传来一阵阵痛楚。

????原本苏婉之刺的并不深,但未及时止血又加上逞强强行拔出伤口上的刀,致使姬恪肩膀上的伤越加严重,勉力支持住体也不过是强弩之末。

????其徐冲进来时,惊得差点绊倒在地。

????蜿蜒的血液染红了整只手臂,顺着指尖一点点滴落在地面,姬恪的面容惨白骇人,几无人色。

????吓的其徐连连叫道:“公子,公子……”

????姬恪并未应声,煞白着一张脸,面沉如水,一动不动望着远处,似在沉思,又似在神游,对自己上淋漓鲜血浑无所觉。

????见此,其徐心中更是惊惧,顾不上礼仪伸手探了探姬恪的脉。

????还未搭上,姬恪已缓缓抽出手,转头平静看向其徐,音色里微有些孱弱:“我没事,替我包扎罢。”

????其徐忙想出门找大夫来包扎,一只脚刚踏出门,只听后“砰”一声重响。

????再回头看,姬恪已然倒在榻上,发丝散乱,鲜血浸染,而人,也已神智不醒。

????待姬恪再有意识的时候,已经疲累的连眼皮也沉沉坠坠,再抬不起。

????伤口处仍然隐隐作痛,只是大约上药包扎过,不再那么难以忍受,姬恪试图坐起,才发现体无力到竟连一根手指也抬不起。

????惊诧之后,姬恪只得在心中苦笑。

????这次倒是当真什么也再做不了了,无论是皇位还是……苏婉之。

????他已经出来了不短的子,明都内究竟如何,他一概不知,更别提谋划筹措,这个先机若为姬止或者姬跃抢先,那等着他的绝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现今,却是无能无力。

????姬恪却突然间觉得轻松了起来,八年了,他活得太累了。

????睁不开眼,却能感觉到烛灯微弱的火光在眼皮前闪烁跳跃,宛如篝火。

????几乎是有些迟钝的,姬恪意识到……已经,又入夜了么?

????那么……苏婉之已经成亲了?

????姬恪的眼眸前一片漆黑,辨不清任何事物,长久的寂静与沉默后,才有一丝丝的酸涩之意从口蔓延而上,透过四肢百骸,渐渐涌向体的每一处。

????混合着肩膀肺腑中的疼痛,逐渐麻木了体痛觉,似乎永无尽头。

????在作为谢宇的时候,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揽住苏婉之,要求她不要嫁给计蒙。

????可是如今,他根本没有那个资格。

????是不是在失去后才会觉得珍贵,千金易得,人心ag亚洲游戏|官方网站。

????也许再给他一次机会回到以前,他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谈不上后悔或是悔恨,那是已经深入骨髓了的格,趋利避害,只是如今的心痛却也是真的,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会在乎一个那样的女子,但当一切已成定局,连他自己也无法挣脱违背自己的心。

????是从什么时候起呢?

????连自己也未曾察觉,还真当自己的心是铁石做的,当一颗真心全无防备呈现在眼前的时候,自己的心湖到底是被搅乱了一池水。

????然而,搅乱水的人已经被他一手设计推远,以致到了别人的怀抱中,无可挽回。

????原本已经麻木的内心在这一刻无法抑制的抽痛了起来,缓慢的无可控制的。

????若不是他现在根本动弹不得,只怕得即刻按住心肺。

????忍耐着漫长而持久的疼痛,姬恪在榻上不知躺了多久,忽然在耳畔听见琐碎的争执声。

????……公子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不知何时会醒来何时又会……苏小姐就不能先放下那些别的,先带公子去回谷治病么?

????……这与放不放下无关,我为什么要带他去治病?

????……苏小姐真的能够眼睁睁看着公子死?

????……我是不能,可我也不想救他。

????……为什么?若是苏小姐真能狠得下心,那为何此时会在这里?

????那些声音似远还近,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

????声音依旧在继续,却仿佛转换了什么。

????……苏婉之,既然我带你到了这里,那若你想带他治病我不拦你。

????……这话……你是不是又要来什么如果我离开这里一步,你就算我叛门……

????……这次不会。你没有辜负我的信任,所以……我也给你一次信任,你带他去治病,治好了再回祁山。

????……可是,计蒙……万一治不好,万一我回不来呢?

????……那就当是我倒霉。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答应……

????……苏婉之,你去照照镜子……从你那天回来以后,你脸上的表就像个行尸走,还有半分苏婉之的样子么?

????……对不起……

????……别抱了,擦擦眼睛,去看看他死了没。

????断断续续的话并不连贯,只能听见只言片语。

????姬恪能感觉到有人靠近他,能听见很轻微的哽咽声,能闻到一阵淡淡的属于女子的熟悉气息,却怎么也够不到。

????衣衫摩擦,是紧紧拥抱的声音。

????直觉告诉他,那是苏婉之和计蒙。

????腔中的心房像是又沉了一层,沉痛到再无所觉,外界的一切越发远去,像是被隔绝在另外一个世界。

????一个只有他自己的世界。

????安逸,寂静,没有权谋,没有责任,没有需要肩负的仇恨,也没有……。

????在那个世界里,他安静的翻阅曾经短暂的美好回忆。

????和母妃呆在霜华里的时光。

????母妃教他读书习字,替他念那些名山大川的地理志,用笔墨描绘壮丽恢宏的山河,将一切美好铺衬在他的面前。母妃还会抱着他唱那些动人的歌谣,声音温柔婉转,一遍一遍在耳边回,久久不绝。

????******************************************************************************

????为防姬恪重病昏厥之事泄露,轻装简行,上路的只有四人。

????姬恪,其徐,苏星和苏婉之。

????苏婉之原本是不愿的,但到底还是狠不下心,姬恪虽然过分,但至今所为也罪不至死,更何况,姬恪会病到如此下场,或多或少,和她脱不开干系,看见姬恪躺在上虚弱的仿佛随时会被风吹散毫无知觉的模样,她终究还是心软。

????好在,姬恪一直昏迷未曾清醒,自己的所作所为他也并不知道。

????在心中打定主意,送姬恪到回谷,救活了姬恪,趁着姬恪清醒之前她便走,至少那时候她不再会为姬恪的事忧心,姬恪愿回去谋取他的皇位便谋取,她老老实实回祁山过她的小子,阳关道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

????虽说她让姬恪发了誓,但倘若姬恪即位,那样的誓言这个骗子怎么会信守,若干年后,姬恪娶妻生子,那就真的再无瓜葛了。

????这么想着,苏婉之却丝毫未考虑过万一姬恪救不活该怎么办。

????为防再出事,一路上三人都是低调行事,除了马车内为怕颠簸铺了厚厚数层绒絮,让姬恪躺得极尽舒适,其余穿着衣饰皆是常人打扮。

????回谷在齐州,然而偌大的齐州,即便有了大略地图要找到一个小谷又谈何容易。

????到了齐州属地,为怕将事闹大,其徐并没有告诉齐州郡守,只是在城中定下两间小客栈,将姬恪安置下,又让苏婉之苏星看着姬恪,之后其徐便拿着计蒙给的地图,独自摸索位置。

????赶路赶的颇为小心,生怕姬恪在路上就一命呜呼。

????此时虽然姬恪还未清醒,但至少呼吸尚在,苏婉之也放下一颗心,靠坐在客栈房间内的太师椅上,神有些复杂的看着躺在上的姬恪。

????苏星下去张罗吃食,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只余苏婉之轻缓的呼吸声。

????她抬手倒了八仙桌上的茶水,已经有些凉了的茶滋味堪堪可入口,也顾不上其他许多,喝了两口压压惊后,苏婉之又另取了杯子倒茶,握着茶杯走到边,手指粗鲁的夹开姬恪的嘴,将茶水灌进姬恪已经有些干裂的嘴唇中。

????明明只是想喂水,却还是不自觉地下点狠手。

????因为这几天赶路小心,姬恪的病没有严重的样子,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许是失血过多,脸色依然惨白,昏迷的症状也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

????将茶杯放到一边,苏婉之垂头看了看姬恪。

????此时,已经涌上心头的第一感觉已经不再是姬恪的脸有多好看多好看,而是……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婉之忘不掉姬恪血染白衣向后仰倒,笑让她刺他的时的神。

????什么也不在乎,甚至于他自己的生死。

????在痛恨眼前人的同时,她同样觉得心疼,到底还有什么是能让姬恪在乎的。

????正想着,门外忽然一阵嘈杂。

????苏婉之拉下帘子,掩盖住姬恪,起开门,楼下客栈的大堂此时围满了官兵。

????齐州本地的官兵,应当算是姬恪家的兵了,苏婉之倒也不畏惧,不过……她也大概明白姬恪此次跑出来绝对是偷跑出来,若被发现,事闹大,并不是好事。

????一念及次,楼下已有大嗓门的官兵扬着副画像嚷嚷:“我们奉了齐州司马之名,前来捉拿朝廷要犯,客栈里所有的宾客都给我出来,出来,让我们对着画像一个个检查!”

????闻声,苏婉之心里一紧,姬恪这个模样要怎么出来……她倒不担心姬恪被认出,毕竟姬恪到底还是个皇亲贵胄,普通衙役怎么可能认得他。

????对策还未想出,苏婉之的目光突然胶着在那副画像上。

????画像上是个年轻公子,一白衣温文尔雅,煞是眼熟。

????苏婉之不住心里一咯噔,这……这有没有搞错啊,这不是姬恪么!他自家的兵怎么把他当朝廷要犯抓了!凤舞最快更新,请收藏凤舞()

????

看网友对五六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